凹凸世界all粉/偶尔脑洞/板绘不如手绘

【西幻】今天的厄拉尔斯依旧很平静(23-40)

开头@惹昼盗月 太太,有点纠结要不要艾特,艾特吧怕打扰人家,不艾特吧又心里难安,太太看见了给个准呗x。


23.
报道时要用水晶球测试新生的元素亲和力,以便新生选择适合自己的院系。
虽然在招生处测试过元素亲和力,但还是报道处的水晶球更准确。

23.
格雷沙姆把手放在水晶球上,兴致勃勃地看着会出现什么反应。
但水晶球上只显示出了几行字:
黑暗元素:97.3%
雷元素:81.9%
火元素:48.4%
风元素:19.7%
水元素:5.3%
光明元素:0.13%

24.
格雷沙姆:“等等这剧情不对啊,说好的会发出五彩斑斓的光呢?”
报道处老师:“你从哪儿听来的?”
格雷沙姆:“市面上绝大部分法师小说。”
报道处老师只是怜悯地看着格雷沙姆,暗自可惜:这么好的资质,可惜是个傻的。
格雷沙姆:…卧槽想着什么全都写脸上了好吗!!!

25.
报道处老师轻咳一声:“小家伙,想好要选哪个院系了吗?”
格雷沙姆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黑魔法系。”

26.
拿着学院地图,提着从报到处领的各类学习用具及校服,格雷沙姆开始了寻找宿舍之旅。

27.
也幸亏学院的入学条件足够苛刻,每届新生数量不多,学员们都可以独占一间面积较大的宿舍。
学院宿舍只分男女而不分院系和师生。
所以,你隔壁可能是古代魔纹课上的奇葩更年期法师,你对门也可能是你最崇拜的元素魔法系学长。

28.
经过以上解释,开学前就结下梁子的阿诺德就住在格雷沙姆对面的107号宿舍也变得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呢。
格雷沙姆还顺手在门把上下了个小恶咒,碰到门把后手会被染成黑色。

29.
开学典礼上老校长的致词非常简短,只有三句。
第一句:欢迎新生来到厄拉尔斯法师学院。
第二句:恭喜老生通过测验顺利升级。
第三句:开学典礼到此结束,解散。
…真有个性啊。

30.
今天只是报道截止日,上午办完新生典礼后就自由活动,给新生一段熟悉校园的时间,虽然早到的学生已经熟悉了。
也有不少高年级在这段时间补各种作业。
“艾丽莎!求你的魔药学论文参考一下!”
“我上个学期没选修魔药学!谁有选占卜学?!”
“我我我!给你!”
“诺伊尔借我一下你的《新版古代黑魔法大全》!我还没学腐蚀咒!”
诸如此类的对话在学院各处,尤其在图书馆、教室、宿舍等地图高频率进行,让一干新生目瞪口呆。
“喂冷静点…新生都被吓到了!”
“咳…咳嗯!”
“……”

31.
让格雷沙姆意外的是他从图书馆翻到了《稀奇古怪》,一本恶作剧魔法大全。
幸好图书馆有禁魔法阵,不然格雷沙姆就挨个试了。
可惜这本书只能一年级以上的学员才能借。
格雷沙姆遗憾地把书放回原地,盘算着什么时候再来借。
他还借了一本校史。

32.
在学校转了一圈儿后格雷沙姆回到了宿lao舍wo,在学院地图上标了不少注释。
主城堡:负一层有草药仓库。空教室很多。没有校长室。
贝尔湖:有一座湖中岛,被雾掩盖,只能模模糊糊看见一座塔。
竞技场:共有七个底座,但雕像只有六个。
占星塔:只有顶楼对学员开放。
图书馆:往深处走会有一个牌子,牌子上写着禁书区。继续走会被结界阻挡。

33.
格雷沙姆又翻了翻魔咒课课本,上面除了第一节理论课都是实战课。
格雷沙姆开心地开始了预习。
他还跳过了理论课。

34.
晚上格雷沙姆睡得挺香,可能和枕头里的干霖霖草有关。
与此同时,还有高年级学长在占星塔上吹着冷风打着哈欠绘制星图。
…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35.
第二天,正式上课了。
第一堂课是魔咒学,授课老师是一个用兜帽遮住脸的男性黑法师。
“我是乌拉·盖茨比,黑魔法系院长兼你们的魔咒学教授,最好少给我惹麻烦,你不会想被我罚禁闭的。”
标准的黑法师,从头到脚连头发丝儿都是阴森森的。
格雷沙姆可不怕这个,他最喜欢捉弄人后看他们气急败坏的样子,尤其是这种看起来不好惹的人。
但格雷沙姆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他不会去招惹他打不过的人。

36.
第二堂课是草药学。
与他们一起上课的是白魔法系的学生,也许是属性问题,一见到对方就针锋相对剑拔弩张,恨不得就地来场决斗。
草药课老师显然已经习惯了黑白魔法系学院的互相伤害,若无其事地自我介绍:“我是草药学教授诺维维·潘达拉,你们可以叫我潘达拉教授。”
无视掉学生们互扔眼刀子的小动作,潘达拉教授开始了今天的课程:“今天是第一堂课,所以就来学几种简单的草药。请同学们看在课桌上的几盆植物,他们分别是曼德拉草…”
格雷沙姆一僵,把目光转到桌上的一盆草,没错,和课本上的一模一样,尖叫声能致死的曼德拉草。
格雷沙姆:喂!为什么一年级课本上有这种高危物种啊!!!
“好,现在大家请带上耳罩,抓住草茎,拔出曼德拉草。”
格雷沙姆尽量放松地按教授说的步骤行动,观察着曼德拉草。
剩下的几种草药都是一不小心就会丢了小命的高危草药,整节课下来都没人敢分心,下课后双方也只是不痛不痒地互怼了几句就去食堂了。

36.
午餐很丰盛,格雷沙姆找了个没人的桌子开始进食,顺便听了一耳朵高年级八卦。
看领带应该是战斗魔法系的学长在和同伴吐槽:“山姆那家伙为了追求娜塔莎居然去捉绵绵兽了…”
同伴问:“那他捉到了没?”
学长耸肩:“没,谁让他没有动物缘呢。”

37.
下午只有一节古代魔纹学,和辅助魔法系一起上课,这节课倒是相安无事
古代魔纹学的教授是一个年老而严肃的女性法师。
“我叫米勒·洛格瓦,负责教授古代魔纹学。这是门严瑾的学科,哪怕是一个多余的点,就可以毁了整个法阵,我希望不会有人犯这种错误。”
她用鹰一样锐利的眼神扫视了一圈,发现没人退缩后满意地点头:“下面,打开课本第三页,古代魔纹的基础规律…”
古代魔纹学除了严谨,还很枯燥。
但格雷沙姆很乐在其中。

38.
如果晚上没有占星课,晚饭过后的时间都自行分配。
格雷沙姆就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天才,他用一晚上的时间学会了课本上的所有魔咒。
虽然这和课本上都是被要求必须掌握的最基础魔咒有关,但不可否认,格雷沙姆是厄拉尔斯法师学院最有天赋的学员。

39.
可再有天赋的人也抵不住熬夜的副作用,哪怕他有咖啡。
更糟糕的是明天有格斗课。
谁让格雷沙姆兴奋起来就不考虑其他因素呢【耸肩

40.
好不容易熬过了格雷沙姆原本挺期待的格斗课,下午又来了一节飞行课。
上课过程格雷莎姆拒绝回想。
以下是他写给远在帝都的同伙伊蒂斯·坎贝尔小姐的信。

“我亲爱的伊蒂斯:
         我已经到达厄拉尔斯法师学院并上了一天课,这里很有趣,也有很多等我们探索的秘密,也许等明年你入学后我们可以一起冒险。
         厄拉尔斯的图书馆很大,我还从里面找到了一本恶作剧大全,可没办法借出去,只能等我升上二年级。
         这里的课程也有很多,我在信里附上了部分校史内容,用一个方便的小魔咒。魔咒课一开始是理论课,但我已经学会课本上的所有魔咒了。草药课很刺激,不知道为什么一年级课本内容都是高危草药,是希望我们能在野外保住小命吗?我对古代魔纹很感兴趣,所以我试着在信封上画了个小阵法,除了你没人能打开信封(如果阵法没有被破坏的话)。
          祝你一切顺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G.R

(信纸背面的左下方)
我完全不知道飞天扫帚有什么被发明的必要!!!(此处被笔划破)想要长距离移动就为什么不能选择瞬身咒?!”





我大概就是一条咸鱼了_(:зゝ∠)_

评论(3)
热度(1)

© Y病毒 | Powered by LOFTER